<source id="vhxpn"><meter id="vhxpn"></meter></source>

<cite id="vhxpn"><address id="vhxpn"></address></cite>
<rt id="vhxpn"></rt>
<tt id="vhxpn"><noscript id="vhxpn"></noscript></tt>
<tt id="vhxpn"><noscript id="vhxpn"></noscript></tt>
<rt id="vhxpn"></rt>
<u id="vhxpn"></u>

母親帶我走人家

2022-11-18 10:57:58 [來源:華聲在線] [編輯:歐小雷]
字體:【

郭光文

湘北農村說的走人家,就是現在城里人所講的走親戚。母親離我們而去已經整整10年了??伤先思耶斈陰е暧椎奈易呷思业那榫皡s歷歷在目,令人記憶猶新。

我們家里的親戚雖然很多,但與母親感情相投,并且符合她“在生產隊里表現好”的要求,同時又能夠供得上客人飯的親戚更是沒有幾家。在我的記憶里,母親帶我走人家去得最多的就是姨媽和表姐家。姨父擅長做壇壇罐罐,是當地一位有名的泥匠師傅,號稱“有點本事的人”;表姐夫是部隊復員軍人,屬于當地“見了世面的人”,還當上了生產隊里的民兵排長,是當時家里親戚中的職位最高者。

這兩家親戚對我很有吸引力。行伍出身的表姐夫,每次去后少不了給我講軍中故事和兵器知識。做“泥巴文章”的姨父,則總是領著我去他工場,看產品制造和觀燒窯淬火,往往半天下來,不是弄得滿面煙灰,就是搞得渾身是泥,有時姨父還讓我帶幾個次品回家做模仿游戲,那個高興的心情是今天小朋友們無法想象的!正因為如此,我不僅為擁有這兩位親戚而自豪,經常拿其在外面“炫耀”,甚至填學生“政審表”時都把他們寫在突出位置,并且還暗地里下決心,長大后一定要參軍當兵,復員后當民兵排長,學會做陶瓷工藝……

母親帶我走人家,不僅在去哪里的問題上十分講究,大有“孟母擇鄰而居”般的認真,而且在如何去的問題上也“規矩”很多。首先是收集信息——包括親戚是否在家、日子是否吉祥和天氣是否晴朗等等。其次是思想武裝——進門如何喊人、吃飯如何夾菜和離開如何道謝等等。再則是物質準備——一般是八到十個雞蛋、一斤面條、一包糖粒子和一樣時鮮蔬菜,用母親的話說送“四件禮物”的寓意是祝賀“四季發財”。這些禮品,用現在的眼光看是寒酸至極,但在當時卻是傾家所有,非常厚重了。

母親走人家很注意穿戴。家里偶爾給我做件新衣服,她總是要留待走人家時給我穿第一次,即使是破舊衣服,她也總是幫我洗得干干凈凈補得整整齊齊。母親的“理論依據”是“物靠包裝,人靠衣裳”和“人的衣服穿得破,狗子見了咬得多”。有一次去表姐家,半路上母親發現我褲子上的補疤同衣服本色不“協調”,硬是拉著我返回家里重新“整理”后才上路。

母親帶我走人家,既是她對我關心疼愛的一種表現,也是她對我教育管理的“有效辦法”。母親目不識丁,從未進過學校門,父親在我4歲時就撒手人寰。家里生計,全靠母親和兩個未成年的哥哥在生產隊里干農活爭工分維持。因此,母親在我小時候的教育和管理上,既沒有多少時間的精心呵護,也沒有多少書本的知識灌輸,更沒有多少“提神”的物質刺激。母親使用最多的辦法就是“帶我走人家”。有時早上睡懶覺賴床,她總是以“別睡了,別睡了,下次帶你走人家”來“蒙哄”我起床;有時要我做家務喊不動,她總是以“幫點忙,幫點忙,下次帶你走人家”來“誘惑”我干活;特別是上小學后,每當我考試得了百分或受到老師表揚時,她總是以“真聽話,真聽話,下次帶你走人家”來“獎勵”我進步。

母親帶我走人家,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7歲加入少先隊后的一天。1965年“六一”兒童節,我因品學兼優,成為學校一年級中第一批少先隊員,并且還當上了中隊長。當我戴著鮮艷的紅領巾回到家里時,母親那股高興勁就別提了,進門的第一句話就是“乖孩子,下次帶你走人家”。母親言而有信,果然那個星期的周末就帶著我去姨媽家。我們兩家雖然相距只有十幾里,但由于穿行的是田野羊腸小道和山間崎嶇林路,所以走個單程也要花上近兩個鐘頭。碰巧這天,在途中遇上一位老太太挑著一擔柴火,累得滿頭大汗。母親望著上氣不接下氣的老太太,把行裝和禮品往我手里一塞,二話沒說就把老太太的柴火擔子“搶”到了自己肩上,年過半百且又身體瘦弱的母親硬是幫老太太把柴火送到了家。再等我和“雷鋒母親”趕到姨媽家時已經是午飯時分。姨媽看到我們母子后又喜又急。喜的是迎來了大半年沒有見到的親戚,急的是沒有做好飯菜準備。只見姨媽屋里屋外張羅,好不容易把飯菜弄上了桌,接著“特意”給我盛了滿滿的一碗米飯。別看我那時候年齡小,但卻特別能吃,不一會兒整碗飯就下肚了。姨媽試探性地問道:“我再給你添點飯好嗎?”可母親卻在桌下用腳“提醒”我。于是我只得彬彬有禮地連聲說:“吃飽了,吃飽了,再怎么也吃不下了!”姨媽滿面堆笑地望著我脖子上的紅領巾,會意地夸贊說:“孩子長大了,越來越懂事了!”

其實我這個“懂事”也是來自母親多年的教誨。小時候母親帶我走人家,無論是臨行前還是路途中少不了囑咐的一句話,就是在親戚家里吃飯,不要添碗,飯吃個七八分飽就行了。開始時我對母親的話不理解。因為那個年代,我之所以跟母親走人家圖的就是吃頓飽飯和玩個痛快。后來,母親拉著我的手、摸著我的頭細聲地告訴我:“現在家家戶戶糧食都不充足,不能‘胡吃海喝’,再說在親戚家里吃飯不添碗也是一種禮數,顯得自己很有‘教養’……”

光陰荏苒,似水流年。轉眼自己已是兒孫繞膝的花甲老人了??赡赣H當年帶我走人家的記憶卻仍然如影隨形,揮之不去,特別是她老人家勤勞儉樸、知艱知苦和善解人意、樂于相助的美德,更是成為我正己修身和教兒育孫不可多得的范本。

今日熱點
焦點圖
公交车上强行扒开双腿玩弄

<source id="vhxpn"><meter id="vhxpn"></meter></source>

<cite id="vhxpn"><address id="vhxpn"></address></cite>
<rt id="vhxpn"></rt>
<tt id="vhxpn"><noscript id="vhxpn"></noscript></tt>
<tt id="vhxpn"><noscript id="vhxpn"></noscript></tt>
<rt id="vhxpn"></rt>
<u id="vhxpn"></u>